從農家土房到花園洋房——我所經歷的四次搬家

2019-12-02 09:16:44  來源:各界新聞網-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 近四十年來我家所經歷的四次搬遷,看似普通,從實質上講,卻是新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中,民生得到根本改善的最生動體現。誠如成龍和譚晶在《國家》中唱的那樣:“家是最小國,國是千萬家;有了強的國,才有富的家……”每個“小家”的幸福,都離不開祖國這個“大家”的強大。...

  近四十年來我家所經歷的四次搬遷,看似普通,從實質上講,卻是新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中,民生得到根本改善的最生動體現。誠如成龍和譚晶在《國家》中唱的那樣:“家是最小國,國是千萬家;有了強的國,才有富的家……”每個“小家”的幸福,都離不開祖國這個“大家”的強大。

  □ 王世虎

  常言道:安居才能樂業。新中國成立70年來,尤其是改革開放這41年,若說起與老百姓關系最緊密、感受最深刻的,居住條件的改變無疑是個重點話題?;厥走^去,我家先后經歷了四次意義非凡的搬家。

  改革初期:一家三口,蝸居土房

  上世紀80年代初,我出生于中國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。那時,我家住的是一間破破爛爛的土瓦房,面積不到60平方米,父親用木板把房子做了隔斷,一進門是廚房,中間是客廳,最里面做臥室。常年的風吹雨淋,墻面的裂縫清晰可見,父親就用一些廢棄的布料和稻草堵塞著。因為房屋地勢低,光線很暗,即使白天做飯,母親也需要開燈。晚上,老鼠在地上、墻垣上跑來跑去,吵得人輾轉難眠。遇到雨天,外面下大雨,屋里下小雨,需要動用所有的水盆接水。印象最深的還是冬天上廁所和用水困難,茅草屋廁所四面透風,蹲一會兒簡直是受罪;而每天提水不僅路遠,還要排很長時間的隊,經常有鄰里發生爭吵和打架的現象。在那個貧瘠的時代,“一窮二白,家徒四壁”是我家的真實寫照。

  上世紀80年代:妹妹出生,借錢蓋房

  1988年,我上小學了,這一年妹妹也出生了,人口的增加,讓原本狹小的家顯得更加擁擠不堪??粗唏僦心樕珒龅猛t的妹妹,父親一咬牙,傾其所有,并借遍了親朋好友,把原有的土瓦房推倒,把地基墊高,在原址上擴蓋了幾間紅磚房。這是父母結婚后,我們第一次搬家,全家人歡天喜地,激動不已。房子明亮溫暖,墻壁潔白如雪,兩個臥室雖然不大,但足夠一家人居住了。父親心疼坐月子的母親,還特意在院子里蓋了帶門的廁所,給家里接了自來水管。從此,全家人再也不用為如廁難和提水遠的事情發愁了,父親也不用一到雷雨天氣就冒著危險上房查漏補漏,母親再也不用白天做飯都要開燈,我也不用害怕老鼠亂竄的煩惱。我們家的居住條件和生活環境,得到了很大改善和提高。

  上世紀90年代:白手起家,兩層樓房

  1998年,我上中學,妹妹也漸漸長大了,我們都需要有一個獨立生活、學習的空間,家里的兩個臥室就顯得“捉襟見肘”。幸好,有頭腦的父親抓住了改革開放發展市場經濟的好時機,承包了村后山的水庫養魚,而且率先在村子里開了第一家小商店,不僅償還了之前的外債,還攢了幾萬元錢,成為名副其實的“萬元戶”。和母親商量后,父親蓋了村里的第一棟兩層樓房。搬家那天,前來幫忙的親戚鄉鄰們都嘖嘖稱贊,言語中滿是羨慕之情。新房有大大的客廳,定制的沙發,再也不愁來了客人沒地方坐;房間安裝了鋁合金窗戶,密閉性和隔音效果好多了;最讓人驚喜的是,父親還在衛生間安裝了洗浴設備。這次搬家是“質”的提升。

  本世紀初:父母扶持,成家買房

  大學畢業后,我留在城里工作,一年后,我和相戀四年的大學女友佳佳領了結婚證。知道我剛工作沒多少錢,佳佳沒要求我買房,岳父岳母也沒向我要一分彩禮。但父親卻堅決不同意:“將心比心,人家含辛茹苦地把閨女撫養大嫁到咱家,我們不能委屈了她。房,必須買!”說完,塞給我一疊錢。我趕緊拒絕:“爸,這是你和我媽的養老錢,我不能要!”父親說:“我們還年輕,能掙錢,而且手頭也攢了一些積蓄。這幾年國家政策好,不僅取消了農業稅,還發放糧食直補,其實農村不比城里差。”在父親的堅持下,我紅著眼接過了錢。2008年,在家人的扶持下,我按揭買了一套兩室兩廳的商品房。房子不大,但地理位置優越,公共交通縱橫交錯,上下班十分便利。搬家那天,母親送來一份特殊的賀禮——她親自繡的“家和萬事興”十字繡!

  一零年代:城里養老,幸福洋房

  2019年,我家迎來了第四次搬家。因為雙方父母的年齡大了,我和妻子想把他們接到城里來養老。其實這個想法前幾年就有了,但時機還不成熟。近兩年,隨著我工作表現優秀,先后在單位升職加薪;妻子也如愿以償,辭職開了自己的服裝工作室,開始接單盈利。我們賣掉了之前的小戶型,加上自己這些年的收入,重新買了一套四室兩廳兩衛160平方米的花園洋房。新房南北通透,寬敞舒適,裝修時,我把門窗、地板、家具都用上了環保的新式材料;小區環境安靜優雅,健身器材完善,方便父母們鍛煉身體;周邊幼兒園、小學、超市等配套齊全,孩子將來的教育也不用愁。父親和岳父激動地感慨道:“當了一輩子農民,沒想到臨老了,不僅能領到政府發放的‘農村養老金’,而且也趕時髦做了一回城里人!”

  近四十年來我家所經歷的四次搬遷,看似普通,從實質上講,卻是新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中,民生得到根本改善的最生動體現。誠如成龍和譚晶在《國家》中唱的那樣:“家是最小國,國是千萬家;有了強的國,才有富的家……”每個“小家”的幸福,都離不開祖國這個“大家”的強大。

編輯: 羅亞秀

相關熱詞: 改革 新中國 搬遷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陜ICP備13008241號-1
体彩顶呱刮运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