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北張南李”皆為陜人——著名報人張季鸞與李浩然的友誼佳話

2019-12-02 09:12:12  來源:各界新聞網-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1947年7月25日,李浩然在搭乘電車上班途中遭遇車禍去世。就此,張季鸞和李浩然這兩位民國報壇南北兩大巨擘相繼離去,但二人的辦報精神卻激勵著一批又一批新聞人。...

  張季鸞

  李浩然

  1947年7月25日,李浩然在搭乘電車上班途中遭遇車禍去世。就此,張季鸞和李浩然這兩位民國報壇南北兩大巨擘相繼離去,但二人的辦報精神卻激勵著一批又一批新聞人。

  □石紹慶

  在民國報壇上,曾一度有“北張南李”的說法。“北張”即指在天津主持《大公報》的張季鸞,“南李”指的是在上海主持《新聞報》的李浩然。張季鸞與李浩然曾同窗共讀,又分別在當時國內極有影響的兩大報紙任總編,“中國三大報”(另一報為《申報》)之一任總編輯,一南一北,倡論時事,一度傳為民國報壇佳話。

  一

  張季鸞(1888—1941),名熾章,祖籍陜西榆林。張季鸞的父親張翹軒,中進士后以知縣分山東,先后在山東汶上、平度、曲阜縣任職。后被巡撫張曜欣賞,特奏授鄒平縣知縣,在任四年。1888年3月20日,張季鸞生于山東鄒平。1901年,張翹軒病逝后,他隨母親扶柩返回榆林,后就讀煙霞草堂,師從“關學大儒”劉古愚。

  張季鸞出生前一年,李浩然(1887—1947)出生于陜西咸陽,取名壽熙,字伯虞,“浩然”是其從事新聞業后的筆名。李浩然出生于書香門第,祖上三代均為翰林。父親李岳瑞,曾任工部主事、工部屯田司員外郎、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章京等職;祖父李寅,曾授翰林院庶吉士;曾祖父李善榮,曾官翰林院學士。

  早年,李浩然的祖父李寅在關中書院求學時,與貧寒的同鄉劉古愚同學,二人品行相投,都有一顆憂國憂民之心,于是“訂昆弟交”。家境優越的李寅不僅在生活上接濟這位出身寒微、生活十分貧困的同學,還讓他讀遍家里的藏書,且悉心講授,從而使劉古愚得以順利完成學業,最終成為一代”關學大儒”。由于此種機緣,李浩然的父親李岳瑞也拜劉古愚為師。

  1902年冬,李浩然到醴泉煙霞洞拜訪老師“關西大儒”劉古愚,劉古愚介紹說弟子中有張某“年最少,極聰穎”,這里的“張某”即是張季鸞,遺憾的是這次兩人并未相見。第二年,兩人肄業于宏道學堂,方才相見定交。1905年,兩人同赴日本留學。

  張季鸞的父親張翹軒與李浩然的祖父李寅都是同治甲戌進士,張季鸞又與李浩然的父親李岳瑞同時在劉古愚門下讀書,按輩分張季鸞較李浩然長。然而張季鸞在年齡上小李浩然一歲,且兩人在陜西與日本求學期間均在一個宿舍,也就無論輩分稱呼為“昆季之交”。

  1910年10月,于右任創辦《民立報》,剛剛回國后的張季鸞與李浩然便一起加入參與編輯,李浩然主要負責地方新聞?!睹窳蟆飞朴?ldquo;用事實說話”,巧妙地選擇事實、組織事實、對細節進行安排,從而讓受眾自身形成強烈的感受,對事件有自己的認識和判斷,對促成辛亥革命的發生、發展起了極為重要的作用。張季鸞與李浩然在《民立報》的短暫時間,為他們日后的新聞事業奠定了基礎。

  辛亥革命后,張季鸞南下擔任孫中山先生的秘書,并先后在《大共和日報》擔任編譯、在《民信日報》任總編輯。1916年任上?!缎侣剤蟆否v北京記者。1916—1924年任北京、上海兩地的《中華新報》總編輯。1926年,接辦天津《大公報》,任總編輯兼副總經理,主要負責評論工作。1941年9月6日病逝于重慶。

  1911年5月,李浩然受聘進入《新聞報》,利用自己留學日本的經歷以及語言上的優勢,最先擔任日文編輯。1913年,李浩然由日文編輯升任總編輯,負責《新聞報》日常的編務工作,1916年開始正式主《新聞報》筆政。1941年底,上海租界淪陷后,李浩然毅然去職。1945年抗戰勝利后,回任《新聞報》秘書一職。1947年7月,李浩然在搭乘電車上班途中遭車禍而死。

  張季鸞在主持《大公報》筆政后,先聲奪人,提出著名的“不黨、不賣、不私、不盲”四不主義辦報方針,得到了國共雙方最高領導人的一致贊譽。而李浩然在主持《新聞報》筆政后,《新聞報》的日銷量曾一度居全國之首,達到近20萬份。李浩然還每天針對當日發生的時事撰寫短評和時論,給我們留下了一批古樸清麗、可讀性強和感染力大的評論文章。這些時論、短評,在當時有”北張南李”之譽。

  二

  1923年,張季鸞在為《新聞報》30年寫紀念辭中,對同學李浩然的辦報成就,高度贊賞:“古有隱于市,隱于朝,浩然乃隱于報社,終年服務,恬退自甘。夫一事業之成功,皆賴主其事者不斷的注其心血經歷,積尺寸之功,以成山岳之大。”同為著名報人的徐鑄成曾經回憶道,他曾不只一次聽到張季鸞極口稱崇李浩然,說:“伯虞先生的道德、文章,是了不起的,是我生平的畏友。記得二十年代初看《新聞報》,常??吹绞鹈?rdquo;浩然”的時論和短評文筆是很古樸而清麗的。”

  1937年3月,張季鸞五十壽慶,李浩然特意給老同學寫了一篇題為《張季鸞同學五十壽序》祝壽文章,文章除敘述自己與張季鸞三十余年友誼趣事,更期許能再有三十年的友誼:“更經三十年,復于今日相聚,觀君兒孫環侍……不更為至快之事耶。”1941年9月6日,張季鸞因病去世。摯友離世,李浩然萬分悲痛,專門撰寫《張季鸞先生軼事》的紀念文章,刊登在了1941年9月10日、11日的《新聞報》上。李浩然評價張季鸞:“季鸞待人接物,及治事治學,惟抱定一誠字,是以獨有深知灼見。又視人急難,如己之事。三族之黨及友朋之無依者,或子女失學者,往往身任其難,呵護料理,無不周至。”

  1947年7月25日,李浩然在搭乘電車上班途中遭遇車禍去世。就此,民國報壇南北兩大巨擘相繼離去,但二人的辦報精神卻激勵著一批又一批新聞人。

編輯: 羅亞秀

相關熱詞: 張季鸞 李浩然 民國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陜ICP備13008241號-1
体彩顶呱刮运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