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防溺水壓力大 灞河西岸15個警示牌下仍有人野泳垂釣

2019-07-14 09:20:14  來源: 三秦都市報  


[摘要]2017年8月,長安區法院審理認為,西安市長安區水務局作為該轄區河流的行政主管部門,其職能主要是關注和保障該河流輸水泄洪功能。...

  危險發生時簡易泳具很難起到保護作用

  灞河邊戲水不乏小孩的身影

  野泳者對水深危險的警示牌視若無睹

  雁鳴湖成為野泳的重災區

  西安周邊河流、水庫、湖泊眾多,每年夏季都是學生溺亡事件的高發期,去年夏天,西安一天就有5人溺亡。而據媒體統計,今年入夏以來,全國就發生了30多起學生溺亡事件。

  為了了解西安周邊河流防溺水情況,連日來,三秦都市報記者對多個水域進行了走訪調查,發現岸邊雖有不少提示,但事故頻發地水域仍有不少學生和市民嬉戲玩耍,學生暑期安全仍任重道遠。

  15個警示牌下

  仍有人野泳垂釣

  廣運大橋橋南灞河西岸,曾發生多起溺亡事件。7月12日下午2點半,記者在此處看到,日頭正曬,一些垂釣者卻絲毫未被影響興致,全神貫注地坐在岸邊釣魚。相關管理部門在不到500米的距離內,就設立了15個警示牌來提醒“水深危險,請勿垂釣”“請勿靠近,當心落水”。如今,這些警示牌尷尬地立在一邊,成了這些人眼中的“擺設”。

  12歲男孩淼淼,也是這些垂釣者中的一員。河堤上,他瘦小的身影格外令人擔憂。淼淼告訴記者,自己兩周前就放了暑假,假期不用補課的時候,他就會拿著爸爸的魚竿來灞河邊釣魚。“釣魚是為了給家里養的貓吃,它愛吃這個。”淼淼說,自己通常下午一兩點來,四五點回去,每次來回在路上坐公交車,就要花費一個小時。

  記者問及他的父母是否知曉其常來灞河邊玩,淼淼說,“知道,我爸也經常來這邊釣魚。”記者追問安全問題,男孩則不以為然地回答,“我每次出門前我爸媽都強調呢,我又不下到水里去。”

  在此處,記者還見到了一位帶著一雙兒女來河里學游泳的父親。兩個孩子都不過十來歲,一見到水就撒著歡跑去水邊嬉戲,父親則站在岸上陰涼處給游泳圈充氣。記者指著警示牌提醒,此處游泳不安全,這位父親“淡定”地說:“出事的都是些不會水的,我從小就在河里浪呢,沒問題。”

  “管得嚴了”

  “都不敢來了”

  下午3點半,在灞河西路附近的雁鳴湖旁,記者也見到了不少對岸邊警示牌視若無睹“任性”野泳的市民。離譜的是,還有人拿著搓澡巾在此處搓澡,有人赤裸全身在岸邊換衣服,絲毫不顧身旁還有孩子、女性往來,畫面無比“辣眼”。

  當天,記者在這兩個地方分別待了近一個小時,均未見到有管理人員對上述亂象進行制止。對此,灞河邊的保潔員稱,“往年一直有人在河邊轉悠著管呢,但是管不住,沒辦法。今年就沒見到人來管。”

  一位在雁鳴湖邊擺攤的小販也稱,“這根本沒法管,你前腳走了人家后腳又下水了,有時候在這守著吧,也不頂用,因為很多人都是大老遠跑來專門玩水的,你不讓人玩,都肯定不死心。”

  記者隨后在灞河后海觀景臺附近走訪,卻得到了另外一個答案。此處的岸邊,綠草茵茵,樹木成蔭,更是垂釣的好去處,卻沒有一個人在岸邊違規釣魚。

  一位保潔大叔告訴記者,今年5月,先后有兩個人在此處溺亡,從那之后,這一帶就成了重點巡查區域,野泳、垂釣一律不許。“5月份,先是一個渭南的男子給娃在河里撈啥呢,不小心滑進去了,沒能上來。之后有個人好像在這里自殺了。照我說,到處都應該這么管,肯定能管住。”

  另一位在該景區附近工作的年輕男子,也向記者證實了這一點,“以前這里人也多,干啥的都有?,F在管得嚴了,都不敢來了。”

  家長狀告水務部門

  被判敗訴

  據媒體統計,從2011年到2018年,西安地區各河流、水庫的溺亡人數,已經超過500人,其中未成年人就占了七成。冰冷的數字背后,是一個個被毀掉的家庭。

  去年陜西省高院裁定了一起孩子溺亡案的法律糾紛。2016年8月22日下午,3名孩子李某剛、韓某瑞和李某源,在其中一名孩子家長的帶領下到灃河河道內游玩。之后,這3名孩子離開大人,單獨到河道的上游去玩。

  傍晚,幾個大人準備回去時發現孩子不見蹤跡。之后在河道內一處水潭邊的石頭上,發現3名孩子的衣服,并在水中找到了李某剛、韓某瑞的尸體。報警后,眾人將李某源從潭水中撈出,但已經死亡。夫妻將長安區水務局、西安市長安區灃河管理站起訴至法院,要求兩者一起承擔相應的責任。他們認為,事發河道段未設立警示標志,西安市長安區水務局、西安市長安區灃河管理站作為河道管理人,未盡明顯的安全保障義務,對該事故的發生存有過錯,其行為明顯放縱了河道安全隱患的存在,理應對未盡到安全管理義務承擔相應的責任。

  2017年8月,長安區法院審理認為,西安市長安區水務局作為該轄區河流的行政主管部門,其職能主要是關注和保障該河流輸水泄洪功能。西安市長安區水務局不是灃河的經營單位,無權也無能力阻止任何人進入河流范圍,也沒有能力保障進入河流范圍內每個人員的安全,法律也沒有規定河流管理部門,有設立明顯標志和采取防止措施的義務。

  法院認為,孩子溺亡事故的發生,與西安市長安區水務局、西安市長安區灃河管理站不構成因果關系,兩名被告也無過錯責任。最終法院駁回了孩子家長的訴訟請求。家長上訴后,西安中院維持了原判。去年5月,家長不服,申請再審后,也被陜西省高院駁回。

  西安防溺水壓力大

  數據顯示,溺水是造成中小學生意外死亡的“第一殺手”,也是全球各區域兒童和青年十大主要死因之一。我國衛健部門統計顯示,全國每年約有5.7萬人死于溺水,每年少年兒童溺水死亡人數,占總溺水死亡人數的56.04%;小學生溺水死亡人數,占溺水死亡學生人數的68.2%。

  7月12日,西安市水務局一位負責人說,西安素有“八水繞長安”之稱,境內有渭河、涇河、浐河、灞河、灃河、澇河、潏河、黑河等流域面積10平方公里以上的較大河流48條,河道總長1707公里。另一方面,主要是因為西安的大多河流為季節性河流,受汛期強降雨影響,河水陡漲陡落情況嚴重,加之受常年洪水掏刷影響,河床坑洼不整,情況復雜。

  基于這些原因,西安溺亡事故時有發生。市民安全意識淡漠、不聽勸阻是防溺水難的主要原因之一。這名負責人表示,常有一些人對管理人員的勸阻行為不以為然,或者與管理人員“打游擊”。私自下河戲水這一危險行為,水務局無法做到全面制止。這對做好防溺水工作,帶來了很大困難。

  一位河道管理干部稱,他們一旦在巡查中發現有違禁者釣魚或游泳,就會勸阻。但因為沒有強制執法權,只能通過說好話講道理的方式工作。這名河道干部說:“悲劇發生前,怎么說別人都不會聽,有的人甚至會和你吵起來。悲劇發生后,說什么都沒用了。”

  目前正值盛夏,不少人選擇了游泳這一避暑方式,而一起接一起溺水事件的發生,則令人痛心。特別是青少年溺水身亡事件,在各地重復上演,教訓慘痛。

編輯: 陳晶

相關熱詞: 防溺水 警示牌 野泳垂釣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陜ICP備13008241號-1
体彩顶呱刮运8